漫長但不孤單的圍庄運動

當2015年12月生祥正式告訴我們,唱片公司因為實體CD銷售下滑的原因,以致無法延續之前「我庄」合作的模式之時,圍庄工作團隊其實就馬上各自就位組織起來,團隊的成員除了山下民謠的兩位全職人員外,愛鄉協會的參與更是重要支柱。既然圍庄的主題是那麼的明確和公共性,我們就一起以「做運動」的方法和心情去推動。於是,串連各路英雄好漢的交工行動一呼百應,大家都希望透過圍庄專輯的歌曲,帶出更多的討論。從2015年12月永豐在美濃和親自到台西村和麥寮主講的兩場「圍庄分享會」,到生祥樂隊 2015年12月31日在後勁的跨年首演,這種不按一般唱片公司商業考量的運作,就正是圍庄運動破格的起點,也啟動了深化圍庄雙唱片推廣的重要契機。

透過永豐的分享和後勁跨年的現場互動,團隊從作詞人田野成果的轉化口述,到正面直接跟受影響最深的民眾接觸,這延伸到夥伴們之後自發的「南風」和「堅持」讀書會,為此圍庄運動進行了更深化的吸收和訓練。我認為這些過程十分重要,它正確的帶領著團隊朝著社會運動方向進發,擺脫了一般商業唱片保守又枯燥乏味的行銷手法。

因此,當團隊要以募資平台的方式,集合群眾的資金去出版這張唱片時,夥伴們可謂心無旁騖,只願更多的人有志一同,成全如此有意義的出版。由於生祥和永豐本身累積多年粉絲基礎,群眾的支持力度非常硬淨,所以縱然這次募資計劃定的目標非常高(200萬),但還是不到一個月就達標了。然而,接下來我們把方向改為募人,希望更多的朋友參與預購,朝人數的募集方向邁進,引發更多的人關注空污問題,透過更多人數的募集,這次群眾募資最終達到前所未的成功。唱片可以順利出版實在感謝那接近2,600位民眾的信賴,然這次群眾募資的另一個挑戰就是在有限人手,處理龐大數量的包裝及寄送,在此一定要感謝美濃在地的志工媽媽及時出手幫忙完成此艱巨的工作。

CD出版之後就是更重要的巡迴演出。團隊繼續以運動的方向走,於是策劃了10場的圍庄校園巡迴,首站臺北輔仁大學,然後往花蓮東華。第二週新竹清華、臺中東海。第三週嘉義中正、埔里暨大、雲林雲科大。最後一週高雄中山、屏東大學、臺南成大。除了工作團隊、生祥樂隊外,那一個月跟著全國走透透的,還有最早到現場開工、最晚收拾離開,負責音響工程的夥伴,對於他們的辛勞付出,實在非常感謝。另外,這10場的校園巡迴並不只有生祥樂隊的演唱會,團隊跟各校的老師共同討論,在每場的下午時段,安排一場反空污的座談會,內容包括觀賞[脫口罩找藍天]的反空污紀錄片,以及邀請導演和環境教育的學者,跟同學分享跟空污相關的講座,務求把這個跟大家息息相關卻往往掉以輕心的議題帶進校園。10場的圍庄校園巡迴在文化部有限的補助下結束,雖然我們需要自籌的款項也不少,不過還是在我們可以負擔的能力範圍之內。2017年本來計劃再做20場的校園巡迴,可惜截稿當日還找不到足以支撐計劃的企業贊助,目前只能暫時擱置。

跑完10場校園巡迴,去年的金音創作奬頒獎禮給了生祥樂隊很棒的肯定,《圍庄》專輯在2016年第七屆的金音創作奬共得三獎: 評審團大獎、年度最佳專輯奬
和最佳民謠單曲奬。

去年10月29日晚上,生祥、永豐、樂手大竹研、吳政君,以及生祥媽媽、來自高雄後勁的鄉親們一起上台領 [評審團大獎]。生祥說這張專輯的故事從後勁出發,而後勁反五輕的運動中,和廟宇文化是緊緊扣連在一起的,因此在音樂上,首先選擇運用北管元素,再來是石化污染的沈重,所以用了龐克搖滾的樂風。生祥表示,這張專輯得到台灣社會各地朋友的支持,因此他把獎金部分捐出來,給這些在前線打仗,為台灣空氣品質、環境把關的NGO團體。

來自高雄後勁的鄉親們,由長期投入反五輕運動的高雄市議員黃石龍代表發言,黃議員說台灣第一座輕油裂解廠就設在後勁,這裡一年四季都承受著來自高雄煉油廠的汙染以及爆炸的威脅。所幸在保生大帝的保佑,以及全國許多環保團體、師生,及個人的協助下,圍廠抗議三年後,終於迫使政府承諾在2015年關廠。現在雖然高雄煉油廠已經關閉,但它所造成的污染與健康傷害還在。今天,台灣各地還有許多環境污染的災民。期待所有被污染壓迫的人民可以團結起來,擺脫石化工業帶來的污染與生命威脅。也希望,高雄煉油廠的污染未來能確實整治,轉型成讓市民遊憩的生態公園。

政治正確/議題合理的音樂創作其實不少,但如果在音樂美學上缺少了創造力和藝術的美感,這就可能只會停留在街頭上的傳播。永豐和生祥詞曲的完美搭配,造就了非常穩固的創作藍圖和根基,然後他們找來厲害的音樂人,共同把高樓蓋起。從交工時代的兩張百大經典作品[我等就來唱山歌] [菊花行軍]、曇花一現的[臨暗]、跟沖繩三弦大師平安隆合作的[種樹]、跟大竹研返璞歸真的民謠作品[野生]和[大地書房]、到4年前正式發展成4人樂隊編排的[我庄],到今年最大編制陣容的[圍庄],每張作品除了各自有關注的議題外,其音樂藝術上的成就,也愈來愈成熟,愈來愈精彩。

2017年團隊除了要持續圍庄音樂運動的推廣工作外,還有5月在臺北國際會議中心的菊花夜行軍15週年演唱會。圍庄工作團隊續以非一般的操作模式,承擔了推廣行銷以至演唱會巡迴等工作,夥伴們都深感榮幸可以參與其中成為一份子,大家不分彼此投入喜歡的事情,然後讓喜歡的變得更有意義。圍庄工作團隊不會告一段落,我們會不斷的變身、進化、茁壯成長,面對未來更漫長但不孤單的挑戰。(鍾錦培)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