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山下民謠 Foothills Folk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每個人好像都有無窮的選項,然而其實往往只是受制於某種自由框架下的假象,假如一旦長期習慣於那些建構歸類的 Apps,機械本能的 plug & play,把無法辨識的摒棄拒諸門外,倒頭來我們只會因為這些科技的所謂便利而變得沒有選擇,甚至消化不良。

山下民謠的啟蒙大大樹音樂圖像,可以說就是有別於制約框架下的獨立音樂品味的栽培。從交工樂隊革命性的源起,大大樹的鍾適芳就以慧眼識英雄的姿態,毫不保留的全力協助以生祥和永豐為首的交工樂隊,製作出版了台灣最重要的兩張專輯 【我等就來唱山歌】和 【菊花夜行軍】,時至邁向20多年的今天,這兩張專輯仍然深具影響力。假如當年的交工樂隊、大大樹,缺乏那份勇於創新的有種膽色,或因循守舊的不敢作出越界的挑戰,歷史將往不同的方向發展。

類似的故事,假如4年前山下民謠沒有承擔起募資出版【圍庄】這套運動議題明確的專輯之責任,而【圍庄】獲得金音創作奬、金曲奬【評審團獎】最高榮譽的意義,對山下民謠來說也就完全不同。【圍庄】之後,山下民謠像嬰兒學行的一步一步成長,學習製作出版其他的專輯、主辦演唱會,在唱片事業最不友善的年代逆風而行。

山下民謠除了製作出版生祥的音樂作品外,也製作了由高雄市客委會出資的【野來野去唱生趣】童謠專輯、青少年客語歌詞創作專輯;也協助發行了米莎、東京中央線和平安隆的作品。山下民謠也主辦了兩場【圍庄】演唱會、20多場【圍庄校園巡迴】、【圍庄香港演唱會】、TICC三千人的【菊花夜行軍15週年演唱會】、【大佛普拉斯葛洛伯歌友會】、【林生祥出道20年唱南方演唱會】、【生祥樂隊臨暗我庄香港演唱會】、多場東京中央線及米莎的巡迴演出,及協助香港社運音樂人郭達年在臺灣出版【抱靈賦】專輯及巡迴演出等等。

有一個人類學家到非洲部落,跟一群當地的原住民小孩玩一個遊戲,他在樹下放了一籃糖果,告訴他們誰先到那就可以把糖果吃了。那些小孩聽了,手牽手的一起到了樹下,沒有競爭的一起開心分享。人類學家問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們說為何可以一起開心分享,卻變成只有一個人快樂?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山下民謠要學習的就是那些原住民小孩,我們沒有競爭的對象,只希望把美好的音樂跟更多的人分享。山下民謠未來還會與其他不同音樂類型的藝術家合作,帶來更多不同的音樂選擇,這些音樂也許不一定可以在手機電腦的串流平台找得到,但卻可能是一些具影響力,足以擾動生命的另途聲音。
 

➤關於音伏線 Infrasound

Infrasound,是一種指頻率小於20Hz(赫茲)、高於氣候造成的氣壓變動的次聲波。人耳對這種聲波基本上沒有感受,但一些動物,如象、長頸鹿和藍鯨可以感受次聲波的頻率,並使用這種頻率來通訊。音樂是世界語言,不同類型的音樂皆可引發不一樣的共鳴。就像動物世界裡以特別的頻率去傳遞其獨特的訊息,只有特定的同類才會接收得到,這種頻率稱為「Infrasound」,我們把它譯做「音伏線」。「音伏線」是山下民謠底下的一個品牌,製作生祥樂隊/林生祥之外的作品。我們相信音樂多元,在所謂世界趨向一體化、單一化的當下,我們希望透過引進不同的新民謠/爵士/獨立搖滾/世界音樂⋯⋯等各種類型風格的音樂,讓不同頻率的音樂在這美麗島上漂流、匯集,碰遇到相同頻率的知音。

 

➤關於Low Records

引進世界各地不同類型音樂的網上唱片行,由香灣人經營,進口世界各地主流或非主流音樂產品,包括全新/中古,為大家提供更多不同的音樂選擇。

滿足您對新事物的需求。想像新的事情正在不斷的發生。來買一份感動,來買一個夢想,來買另一張唱片!

窮得只剩CD,感動就靠LP!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